第80章 梨子还是苹果

一听陈锋答应,吴梦婷和林婉都很高兴。

吴梦婷接过陈锋买的菜之后就去厨房忙活了,林婉则在客厅好奇的询问陈锋那边别墅的情况。

“你住的这别墅是你买的吗?多少钱?”

林婉两眼微微放光的看着他。

“不是。租的。”

陈锋很实诚。

“租的?干嘛不买?”

林婉有些失望。

陈锋朝她翻了个白眼,说:“买不起。”

“买不起?不可能吧?你不是很有钱吗?”林婉不信。

“这别墅现在至少两千万,你觉得我有两千万吗?”

陈锋看她。

林婉上下打量他一会儿,笑着说:“我感觉有。”

“谢谢你的高看。不过,你哪点看出我有这么多钱的?”

陈锋的衣着打扮对普通人来说是有些贵,但对真正的有钱人来说就很普通了。

手腕上也没戴什么名表,开的车也很普通。

林婉撇嘴道:“你花好几万包养孙姐,难道还差钱?”

陈锋还真无法反驳这点。

说实话,他现在是不差钱了。之前买不起东湖这边的别墅,现在却是完全买得起。改天倒是可以试探一下房东的口风。

这样的房子买下来还很保值的,将来留给父母这边度假疗养什么的也不错。

本来这房子,房东就说原本是打算给他父母养老用的。

“怎么?被我说中了吧?”

见陈锋没反驳,林婉嘻嘻一笑,觉得被自己说中了。

“说中又如何?没说中又如何?”

陈锋笑了笑看向她。

“你们这些有钱人还真是的。老是藏着掖着。现在什么年代了,有钱还怕人谋财害命吗?现在有钱的多了去了。”林婉故作不屑。

“财不露白嘛,何况我这人低调,即使有钱也不会到处炫的。”

“那你是做什么生意的?怎么赚的钱?”林婉一脸的好奇。

“炒股。”

换以前陈锋不好说,现在就可以了。一句炒股就能说明自己的财富来源。

“炒股这么赚钱的吗?我知道的怎么都是亏得多的?”

林婉有些不信和失望。

炒股这职业,怎么看都觉得不是很靠谱。

“运气好而已。”

“你骗鬼呢。炒股能赚下千万身家的能有几个?你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什么的,或者其他见不得光的是手段?不然,你干嘛这么低调?正大光明的炒股赚钱又不是见不得光。”

林婉看起来对股市还是有点的了解的,直接试图揭陈锋的底。

陈锋故作严肃的盯着她说:“你知道的太多了。小心被我灭口。”

林婉一愣,接着伸手在他身上拍了一下,笑骂道:“去你的。你吓唬谁呢?股票内幕交易什么的,多的是,算什么秘密?不过,我看你也是草根出身吧,你哪来的内幕消息?”

陈锋摇头道:“你自己脑补的太多了。若是有内幕消息,我至于此前那么穷困潦倒吗?我发财也就这一两个月的事情。”

“一两个月就能赚到上千万?”林婉更加不信了。

陈锋则是有些好奇:“你怎么知道我有上千万?”

林婉撇撇嘴道:“这有什么不知道的。你能拿出几万块包养孙姐,之前还想再包第二个,加起来这方面的花费每月就要近十万块了。一年就是上百万。若是没有千万以上身家,你舍得?”

这还真是!

这逻辑有些道理。

“好吧。算你猜得有些对。另外,我也不是完全靠炒股赚钱的。而是彩票先中了大奖,赚了几百万,然后才炒股又赚了一些钱。”

“真的假的?彩票真的能中大奖?”

林婉对陈锋说的这些话一再的表示怀疑。

陈锋双手一摊,没好气道:“你爱信不信吧。”

林婉认真的打量了陈锋一会儿,最终对他的这番说辞还是将信将疑。

最后她问道:“你最近买了什么股票?说出来,让我参谋参谋。我大学的时候,读的是金融,跟同学也玩过一阵子股票的。”

“龙马物流和清城啤酒,你若是信我,也跟着买一些吧。应该能赚点钱。”

既然问到了,陈锋也就顺嘴说了一下。毕竟把她当朋友了,让她适当的跟着自己发财,陈锋倒也不是很介意。

“真的假的?”林婉再次表示怀疑。

陈锋瞪眼道:“你有完没完?怎么我说的话,你都不信。”

林婉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,笑了笑,然后连忙拿起手机低头搜索这两只股票。

还别说,这两只股都是在涨。

这说明陈锋还真不是随口胡说的。

“你是什么时候买的这两只股票?”林婉问。

“前几天买了龙马,昨天买了清城。”

“卧槽!那你还真是神了。龙马刚好这几天股价飙涨,清城的股价今天一直在涨,快涨停了。”

“所以说,你现在跟进买一些的话,还是有些钱赚的。”

“你确定?网上有几个分析员说,两只股随时都会跌。现在涨这么快,背后显然是有庄家在故意炒高,吸引韭菜进来。”

“你爱信不信吧。”

陈锋见她怀疑,当然是懒得再推荐。

陈锋这无所谓的态度,倒是让林婉突然有些纠结起来,她以前确实也炒过股,可是在亏了几万块之后,她就痛定思痛退场不玩了。

这会儿,她又是希望陈锋没撒谎,又是怕自己“复赌”,再次亏本,而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林婉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,拿着手机网上搜索有关这两只股票的信息。

搜索了半天都没看到几条有关这两只股票的利好消息。

可以说,这两只股票突然股价飙涨,很大可能就是背后有庄家入场。

他们这些韭菜若是跟着进去,最后可能尸骨无存。

所以,她最终还是忍住了赌性,忍住了冲动,没有听陈锋的话。

“唉!还是算了吧。当初,我在股市上亏了几万块之后,就下定决心从此告别股市,永远不炒股了。”

林婉一阵心理挣扎之后,一副痛苦的表情。

陈锋看得有些想笑,不过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点头:“你这个决定就很正确。说到底,股市就是一个赌场。股民就是赌客。做为赌客,永远都是输得多赢得少。在赌场赢钱的,永远都是少数人。而不入场就永远不会输钱。”

林婉没好气道:“但也永远不会赢钱。”

“那你想在赌场赢钱吗?”陈锋问。

林婉白眼:“废话。当然想。不过,你能保证赢钱吗?”

陈锋摇头:“那我可不能保证。”

“所以,还是算了吧。我可不想再在股市上输钱了。”

“嗯,你这心态就很好。”陈锋夸赞道。

林婉没好气道:“以后少跟我说股票的事情。你这不是引诱我再次输钱吗?”

“这怎么能怪我?再说,我介绍给你这两只股票,我个人是非常看好的。有很大的几率会赢钱。你这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了。”

“你才是狗呢。”

“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吃亏。行了。反正以后我不会跟你说股票了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林婉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站起身说:“不理你了。我去厨房看看。”

她一走,陈锋倒是乐得清静,拿出手机刷刷短视频,看看小说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

吴梦婷烧菜的速度很快,二十来分钟的功夫就已经烧好了五道菜,而且色香味俱全。

更主要的是,这还是他们鹿市的家乡菜。

“味道真不错!梦婷,你这厨艺都可以开餐馆了。”陈锋由衷赞叹。

吴梦婷脸上笑容灿烂,嘴上谦虚:“哪里?也就是家常菜。”

林婉这边虽说已经吃过了,但看到这重新烧的五盘菜,还是忍不住开吃,边吃也是边点头称赞:“锋哥还真没说错,你这厨艺是越来越好了,开个餐馆绰绰有余。不过,甜甜,怎么我感觉你之前烧的没有这次烧的好吃?”

吴梦婷闻言吓了一跳,生怕林婉嘴快说她们之前已经吃过午饭的事情,连忙向林婉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,笑着对陈锋说:“好吃你就多吃点。我们两人早饭吃的晚,现在吃不了太多。”

林婉翻了个白眼,低头默默吃菜。

“好。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陈锋这无所谓的态度,倒是让林婉突然有些纠结起来,她以前确实也炒过股,可是在亏了几万块之后,她就痛定思痛退场不玩了。

这会儿,她又是希望陈锋没撒谎,又是怕自己“复赌”,再次亏本,而且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

林婉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,拿着手机网上搜索有关这两只股票的信息。

搜索了半天都没看到几条有关这两只股票的利好消息。

可以说,这两只股票突然股价飙涨,很大可能就是背后有庄家入场。

他们这些韭菜若是跟着进去,最后可能尸骨无存。

所以,她最终还是忍住了赌性,忍住了冲动,没有听陈锋的话。

“唉!还是算了吧。当初,我在股市上亏了几万块之后,就下定决心从此告别股市,永远不炒股了。”

林婉一阵心理挣扎之后,一副痛苦的表情。

陈锋看得有些想笑,不过表面上还是一本正经的点头:“你这个决定就很正确。说到底,股市就是一个赌场。股民就是赌客。做为赌客,永远都是输得多赢得少。在赌场赢钱的,永远都是少数人。而不入场就永远不会输钱。”

林婉没好气道:“但也永远不会赢钱。”

“那你想在赌场赢钱吗?”陈锋问。

林婉白眼:“废话。当然想。不过,你能保证赢钱吗?”

陈锋摇头:“那我可不能保证。”

“所以,还是算了吧。我可不想再在股市上输钱了。”

“嗯,你这心态就很好。”陈锋夸赞道。

林婉没好气道:“以后少跟我说股票的事情。你这不是引诱我再次输钱吗?”

“这怎么能怪我?再说,我介绍给你这两只股票,我个人是非常看好的。有很大的几率会赢钱。你这还真是狗咬吕洞宾了。”

“你才是狗呢。”

“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吃亏。行了。反正以后我不会跟你说股票了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林婉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站起身说:“不理你了。我去厨房看看。”

她一走,陈锋倒是乐得清静,拿出手机刷刷短视频,看看小说,时间很快就过去了。

吴梦婷烧菜的速度很快,二十来分钟的功夫就已经烧好了五道菜,而且色香味俱全。

更主要的是,这还是他们鹿市的家乡菜。

“味道真不错!梦婷,你这厨艺都可以开餐馆了。”陈锋由衷赞叹。

吴梦婷脸上笑容灿烂,嘴上谦虚:“哪里?也就是家常菜。”

林婉这边虽说已经吃过了,但看到这重新烧的五盘菜,还是忍不住开吃,边吃也是边点头称赞:“锋哥还真没说错,你这厨艺是越来越好了,开个餐馆绰绰有余。不过,甜甜,怎么我感觉你之前烧的没有这次烧的好吃?”

陈锋之前只吃了三分饱,而且在饭馆吃跟在这里吃的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。

陈锋第二次来她们这蹭饭,还真是不客气,端起饭碗就呼呼的开吃了。

当然,这也跟这些菜都是他买来的有关系。

他也算是吃得理直气壮。

看陈锋吃得香,吴梦婷很是高兴。这心情一高兴,她也再次吃了一小碗。

陈锋则是一口气吃了三碗饭,饭桌上的菜至少三分之二都进了他的肚子。

吃好饭陈锋当然不好马上就走,何况还答应了跟她们一起去看美术展的。

他先去客厅坐着休息,两女则一起收拾碗筷、擦桌子。

吴梦婷先去了厨房,给陈锋洗好了苹果、梨子、葡萄,用果盘端着出来。

“来,吃点水果吧。”

吴梦婷热情的招呼陈锋,还轻松递给他一个梨子,笑着说:“我感觉你应该更喜欢梨子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陈锋有些疑惑的看她。

吴梦婷笑了笑说:“因为我也喜欢吃梨子。”

陈锋有些呆愣。

餐桌那边的林婉,不由噗嗤笑出声来:“锋哥,你到底喜欢苹果还是梨子?”

陈锋疑惑道:“这有什么区别吗?”

林婉说:“区别大了。”

返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离婚后的我开始转运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