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:蜀州

小历四百一十四年,四月初十。

丹阳大军在夏秀渊、夏秀川的抽调下,迅速组成了一支百万人的大军。

浩浩荡荡的大军,因为没有洗台关的阻碍,轻松的踏上了蜀州大地。

这支军队,金身境便有二十余位,已经目前丹阳全部金身境的大半数量。

而丹阳大军的法相境,除了夏秀渊、夏秀空两人,还有三人,足足凑了五尊法相。

这支大军一入蜀州,便向东推进了一千里,直到距离小春城,仅仅数百里不到的地方,这才开始安营扎寨。

蜀州虽然南北有万里之遥,但东西最宽处仅三千里左右,并且还有琼湖的最宽处,占据了一千多里。

因此,丹阳大军所处之处,已经算是深入蜀州腹地。

仅仅用时数天时间,丹阳大军就在蜀州腹地,建立了一座巨大的金铁之城。

而各地来驰援的天汉大军,也被丹阳的十路先遣军,挡在了这座金铁之城三千里外。

并且这十路先遣军中,并无法相。

“大人,属下有一事不解,既然几位大人都来到了蜀州,为何不一开始就出手镇压?”

丹阳铁城中,以为身披甲胄的将领,看着高立于城楼之顶的夏秀川,恭敬的开口问道。

“是啊大人,蜀州不像其他州,凭借一州大阵,还能支撑。”

这名将领,并不是唯一疑惑的人。

“但我们已经来到了蜀州腹地,并且根据之前的情报,控制了蜀州大阵的阵眼,为何不直接出手荡平蜀州呢?”

一旁还有一个同样身着甲胄的男子,此刻也附和的躬身开口,问出自己的疑惑。

“为了全歼所有蜀州的援军。”

“若是我等出手,难免让天汉军闻风丧胆,要是跑了几个,再去解决就麻烦了。”

夏秀川没有故作高深的摆什么架子,很是随和的开口,回答了二位将领的问题。

“您们是故意诱敌深入?这么说的话,我军派出去的将士们,并不会全力以赴,而是且战且退了?”

这二位将领闻言似有所明,但依旧还有疑惑,继续开口问道。

“当然不是,如果是那样的话,敌军反而以为我军有什么埋伏陷阱,反而可能畏手畏脚,踌躇不前。”

夏秀川也没有不耐烦,继续回答着,眉眼中似囊括了全局。

“那您就不怕我军把他们杀的丢盔卸甲,别说进军了,就是逃命都来不及吗?”

这二人似乎是夏秀川的心腹,虽然提出问题时很恭敬,但不断的提问,显然也不是第一次。

“若是连先遣军,都可以把他们轻易击溃。”

“那就算跑了几个,也无伤大雅,翻不起什么风浪。”

因此,夏秀川依旧不厌其烦的回答着,就像师长在教育学生。

“属下明白了,多谢大人解惑。”

而二人明白其中道理后,也不再继续提问,而是躬身抱拳称谢。

小历四百一十四年,四月十一。

凌国率领的蜀军,已经重新占领府城,正向着蜀州腹地进军。

而来自天汉的援军,也已经纷纷抵达了蜀地,大部分都与敌军有过交战,有胜有败。

其中有一只部队,并未与敌军有过交手,那就是李墨带领的杂事堂队伍。

一直以来,杂事堂在战斗中,都充当着多面手的角色。

由于在武院,本就是哪里人手不够,哪里就有杂事堂弟子的身影。

并且杂事堂弟子,大部分都是武院弟子的随从侍卫等,这使得杂事堂的弟子几乎什么都会。

上阵杀敌有他们,医务治伤有他们,物资运输有他们,传信通报也有他们。

“凌霜儿,敌人分割了蜀州南北战线,你带十人去蜀州南,打通两边战线的消息往来。”

“你可以随意选十名神游境跟你同去,直接纵穿琼湖,绕到蜀州南。”

“因为你的体制特殊,所以你是两边战线传信的保证。”

“这是我们作为杂事堂弟子,为数不多的,能为那些主战强者所分担的事。”

“所以无论如何,你也不能出事,明白吗?”

战场后方,断臂的李墨,直直的看着凌霜儿,吩咐道。

言辞眼神中,都带着关切。

“属下明白!大人,属下想带一名凝气境……”

凌霜儿欠身领命,又开口说出自己的请求。

此刻的凌霜儿,身披铠甲,穿上了染泥的战靴。

青丝束马尾于脑后,俏美的脸蛋,也蒙上了一抹来不及清洗的血污。

“我知道,你想带欣月丫头是吧?”

只是李墨没等凌霜儿说完,就已经知道了凌霜儿想带的是谁。

“也可以,反正神游境内,多少人去也抵不上你一个人的作用。”

不过李墨也没有阻拦,反而一口答应。

“那些神游境,本身就是为了保护你考虑的。”

“至于做你的替补,有地方强者的阻断干扰,至少也要十个以上的神游境,才能达到你一个人的效果。”

答应了凌霜儿,李墨也毫不避讳的说出实情。

“行了,战场瞬息万变,你们赶紧出发!”

交代完,李墨没有多等一息,立刻催促道。

“属下遵命!”

自己的请求得到应允,凌霜儿再没有顾虑,立刻领命,转身离去。

“月月,走,咱们去蜀州南。”

“别怕,姐姐在,不会有事的。”

选好人,凌霜儿临行前,抚摸着王欣月那同样沾染血污的脸蛋,轻声安抚道。

后者同样身披甲胄,对着凌霜儿乖巧的点点头。

数月烽火,让她的脸上多了一抹坚毅。

蜀州,小春城,赏月园,琼湖方向五百里处。

凌霜儿与众人立于湖面,极目遥望着赏月园的方向。

入目所见,让凌霜儿气的咬唇握拳,身子发抖。

“怎么办,敌人已经在沿岸都布下了哨岗防线。”

“咱们现在,没法从琼湖沿岸绕到蜀州南部。”

其中一个随行的神游境,看到那琼湖沿岸,全都是丹阳军设立的小型阵台,烽火台等,失望的开口问道。

“走沧州沿岸……再从沧州……绕到蜀州最南部。”

强行平复自己的心境,但凌霜儿声音还是忍不住的颤抖。

凌霜儿如此气恼,并不是因为这样绕远,会耽搁很多时间。

而是因为,她与凌辰一起生活了数年的赏月园,如今已经被丹阳军,糟蹋得不成样子。

返回

上一页

点击功能呼出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

黑月奴仙传